唐津运河生态旅游度假景区
东田庄药王庙传说

   药王庙建于明嘉靖二十七(1548)年,是目前丰南保存文物和资料比较完整、影响辐射范围最大的庙宇,并由此诞生了许多传奇说,具有很深的文化底蕴。被列为首批河北省非物质文件遗产的“丰南篓子秧歌”,也诞生于药王庙的传说。

  药王庙旧址座落于东田庄乡付庄子村东,东西宽12丈,南北深18丈。正中门楼、飞瓦檐,黛脊上扣青色圆瓦,东西两端各有两只飞鸟砖雕。两扇黑色大门紧闭,左右两侧各置厚重的门墩石,三级青石板台阶。东西两边各有侧门也是飞檐黛瓦,巧夺天工。大门前,左右两侧各有两根两丈多高的旗杆,显示着庙字的庄严与神圣。

  药王庙有两道大殿。走进大门是宽敞的天井,天井东侧有一棵老古槐树。相传在数百年前,一个风雨交加、电闪雷鸣的深夜,上天派雷公下界,捉妖降魔。雷公正追逐一只狐精,狐精无路可逃,钻进庙门躲在老槐树下。雷公几次鸣雷想把狐精骗出,但狐精就是紧藏树下不动。雷公无奈,气怒之下把树劈了个大洞。狐精被震,晕死过去。雷公见狐精已死,也就回天庭复命去了。第二天清晨,众僧起来打扫庭院,发现老槐树被劈了大洞,树下还有一只昏死的狐精。出于对生灵的慈悲,众僧赶紧把狐精抬入室内救治并将其放生。后来,巡夜的和尚经常发现那只狐精带着小狐狸给老槐树偷偷浇水。寺院里也发生了许多奇怪的事:庭院被打扫得干干净净;水缸被清水蓄满;饭菜已做熟……众僧隐约感到,这可能是狐精所为。上世纪60年代,人们见这棵老槐树因主干内部空洞,认为是无用之材,把老树砍伐了,据说砍伐时树的外皮还冒出像血一样的树浆。

  第一道大殿前的院子东侧,建有一座钟楼,楼内挂一大钟,钟体铸造于明嘉靖年间,钟声能传数十里。相传,明代有一个进京赶考的举子,为了不廷误考期,骑马日夜兼程。一天深夜,途经富家庄境内一座古井旁,马蹄声惊动了在井旁饮水嬉戏的鬼魔。群魔怒起追赶举子,举子逃至药王庙山门前。当群魔赶到正要加害举子之时,庙内和尚敲响了启明晨钟,钟声一响,鬼魔吓的立即原路逃回。清晨,众僧清扫院外时发现了举子,方丈让众僧把举子抬入庙内。通过及时的诊治和调养,举子没误考期,提前赶到了考场,并考中进士。举子不忘救命之恩,特意携厚礼到庙中答谢众僧并捐资重修钟楼,亲赠对联,刻于钟楼石柱上:晚驱邪魔安社稷,晨唤醒梦渡经迷。

  第一道大殿高一丈五尺,宽九丈,深三丈。里面供奉唐朝药王孙思邈。

  第二道大殿高一丈六尺,宽六丈,深三丈,里面供奉的是释加牟尼。

  此庙建成后,庙内的和尚在方丈和主持的传授下,都精通针灸和药理,他们经常为数十里范围的百姓看病治病,从不收一文钱,深得百姓的拥护,此庙佛事传承兴旺,敬香、还愿、许愿、捐物、捐款者日增,从签名布册统计上看,涵盖九省十八县。

  清朝顺治年间,有一位名叫李来秀的和尚,是明末进士,曾为明朝翰林院修编。清军入关后,许多知识分子或举旗抗清或避居山林,或遁入空门。来秀发誓坚决不在清朝为官,并因此从南方逃往北方。为了摆脱清朝官吏的追找,来秀毅然削发为僧。

  有一天,来秀到了富家庄药王庙。住持见来秀和尚相貌堂堂、凛然洒脱,心生尊重。来秀和尚感到,这里虽然荒蛮偏僻,但民风淳朴,乡情浓郁。于是,他在药王庙住下来,开始他超凡清静的新生活。

  药王庙的和尚都懂医术和针灸。老和尚见来秀聪明过人,气轩非凡,在把《法华经》《涅磐经》传给他的同时,又将庙里存的医书传给了他。几年后,来秀和尚在药王庙中有了很高的威望,僧人一致尊称来秀和尚为老仙师。同时,来秀和尚在四邻八庄乡亲们中也有了很好口碑。

  药王庙因来秀仙师的到来,名声更响,连一百多里外的香客都来进香。同时,关于药王庙的传说也越来越多,药王庙也因此变得更加神奇。

  一天,来秀仙师把徒弟们叫到跟前,嘱咐道:“我这几十年的修行,自认为忠心虔诚,别无杂念,过些日子,我将火炼金身,修成正果,你们记住,到时候,一定要用清水泼我,千万不要用泔水泼”。

  徒弟们把大殿前那八口大缸都灌满了水。

  九天以后,也就是康熙三十九年,公元1700年农历二月十八,一缕青烟忽然从来秀仙师口中冒出,接着,来秀仙师的鼻孔和两只耳朵也冒出青烟。缕缕青烟飘上药王庙的天空。青烟越来越浓,猛然间,来秀仙师口中吐出火苗,继而变成强烈的火焰,接着鼻中、眼中、耳中也都喷出强烈的火焰,浑身上下都燃起火焰,形成熊熊大火。

  庙内的和尚见师父身上燃起了大火,纷纷抄起盛水的家什,向来秀仙师身上泼水。可是药王庙内的八缸清水,此时只有六缸,另外两缸水让小和尚偷偷洗澡用了。眼看清水泼完了,但来秀仙师身上的火仍没有完全熄灭。慌乱中,和尚们用厨房内两缸泔水往来秀仙师身上泼。

  终于,火熄灭了。但来秀仙师没有火炼金身。来秀仙师圆寂的消息传到四邻八庄,乡亲们都赶到药五庙,拜谒吊唁大师。许多人望着仍然打坐的来秀仙师,久久不肯离去。

  来秀的徒弟遵照来秀生前嘱托,从村里找来两口半大缸,将打坐的来秀仙师放入一口缸内。又找来石灰块放在缸内,装满压实,然后,将另一口缸扣在上面,并用黄泥将缸缝抹实。一切料理停当,众人一起把装有来秀仙师的缸,抬进来秀仙师的起居地——西厢房。

  两年后,和尚们按照来秀仙师的嘱托,打开两口缸,只见打坐的来秀仙师完好如初,依然庄严凛凛。于是,众人将来秀仙师遗体从西厢房移至西配殿,像生前一样早晚侍奉。“干瘪和尚”的传说由此而来。

  几年后,来秀仙师给村民张兴发托梦,明年春天,咱们村和附近一带的乡亲们都要遭受大瘟疫,并告诫这次瘟疫来得猛,必须把地下的先人们都请出来,才能压制住它们。具体请法为:一请阎王,二请判官,三请大鬼、小鬼,四请牛头马面,还要请出五个童男、童女。把他们请出来后,要绕庄转三圈,驱瘟疫,保平安,转完后还要把先人们送回去,只要你们做得真心虔诚,就一定能驱走瘟疫,保佑乡亲们平安。

  第二天,张兴发把张氏家族的几位老人请到自已家里,告诉大家自己昨晚做的梦,并研究如何按来秀仙师的梦中嘱托驱除瘟疫,保佑平安。

  最后,大家商定用扭秧歌法子,把地下的先人都请出来,一边祭奠他们,一边请他们驱除瘟疫,保佑平安。

  请先人驱除瘟疫的活动,大伙都叫篓子灯。

  人们先发动富家庄心灵手巧的妇女,用秋后割下来的芦苇编织成篓子。篓子的大小以能扣在人的头上、下头顶到肩膀上为准。篓口直径稍宽出肩膀,按表演人头的大小和肩膀宽窄制作,但大小以适合本人表演为宜。把编好的篓子剪出眼和嘴的部位,用红、绿、黄、黑等彩纸剪成彩条,贴在篓口,把篓底及篓中眼和嘴的部位装饰一番。

  道具制作完成后,四个表演者把篓子倒扣在头上,并画成青面缭牙的可怕状,扮演瘟神。“小鬼”扮演者站成四路纵队,一般约十几人,一个头戴较大篓子的人扮演“鬼头”,走在“小鬼”前面带队。列队两旁有两位“衙役”,拿着木棍上下左右舞动,以示在监视“小鬼”们的行动。

“小鬼”后面是官宦大师,称为“判官”。“判官”后面是“阎王”和“牛头马面“。以示“判官”、“阎王”和“牛头马面”在监控“小鬼”和“瘟神”,不准到人间作恶。在鬼怪队伍后面是五个童男、童女,他们在欢快地舞蹈,欢庆驱除瘟神和鬼怪。

  夜幕降临了,富家庄家家户户挂上了红灯,门前摆上桌案,案上放好茶点。同时,把提前用彩纸做好的一支支莲花用铁丝串在一起,小莲花芯中插上小蜡烛,称为“莲花灯”摆在门前两侧。

  随着震天大鼓的擂响,驱除瘟疫的“篓子灯”表演开始了。青面獠牙的瘟神和阴森可怕的大鬼、小鬼扭在前面,随着“登崩嚓登崩嚓”的锣鼓点,跳起跺步、跳步、蹿步、挪步的舞步,并按正身或前后左右转身的扭法向前行进。跟在两侧的“衙役”也踩着锣鼓点挥舞木棍,一会儿进到队伍里,一会又扭出队伍外,不停地用木棍吓唬瘟疫和大鬼、小鬼。阎王、判官则紧紧跟在瘟疫和大鬼、小鬼的后面。阎王手里举着夺命刀,判官手里拿着狼牙棒,他俩边扭、边怒目仇视前面的瘟疫和大鬼、小鬼。偶尔,他俩也快扭几步,用夺命刀或狼牙棒敲击瘟疫或大鬼、小鬼的头。瘟疫和大鬼、小鬼吓得赶紧向前跑,逗得大街两旁观看的乡亲哄堂大笑。牛头马面护卫在阎王左右,一起驱赶瘟疫和大鬼、小鬼。

  表演队伍来到每一家门口,每一家都要燃放鞭炮,递上茶点欢迎表演。

  那一年春天,果然有瘟疫降临,但富家庄和四邻村庄却平安无事,躲过了一劫,从此,药王庙和来秀仙师被蒙上了一层神秘色彩。

  三百年后,丰南区文化馆创作组的同志深入东田庄乡付庄子采风,他们根据来秀仙师驱除瘟疫的“篓子灯”进行了挖掘整理,形成了民间广场舞蹈表演一一“丰南篓子灯”,并于1989年“河北电视台春节民俗活动大汇展”栏目中向全省播放。后来,文化馆文艺组的同志,按照民间广场舞蹈的表演形式,重新改编排练,创作了广场舞蹈(地秧歌)一一丰南篓子秧歌,并参加沈阳市主办的“国际民间舞蹈大奖赛”荣获“金玫瑰奖”。2005年,丰南区国丰百花艺术团,携“丰南篓子秧歌”赴广东参加由中国民间艺术家协会主办的第七届中国民间艺术“山花奖”广场舞蹈大赛,在全国22个省、市、自治区代表队中,荣获二等奖。2006年,丰南篓子秧歌成为河北省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文章来源:丰南区政府网   发布时间:2018年04月0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