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津运河生态旅游度假景区
煤河、河头镇

         在洋务运动中,清政府兴办了开平矿务局。为了把煤运到天津,当时总理开平矿务招商局候补道台唐廷枢奉直隶总督李鸿章之命,通过详细实地考察,确定了水路运煤路线,于18813月动工开挖,以丰南区胥各庄为起点,穿过丰南西部几十里洼地于宁河境内的阎庄汇入蓟运河。全长35千米,两堤间距百米左右(60),底宽20米左右(12弓)。在蓟运河入口处建成一座双套水闸,涨潮时提闸放进海水,落潮时闭闸以防河水泄出,保证煤河水波平浪静,四季长流。工程当年竣工,因专为运煤,取名“煤河”。

  关于煤河的开挖,《中国近代工业发展史》载有当时总理招商局候补道台唐廷枢在光绪六年(1880)九月初七日的呈文:“秉拟开河运煤并呈由:三年以来,工程太钜,经费浩繁,机器脚价一端尤为不赀之款。总理建造开井,已需用四十万两之多,所奉明年正月可以见煤……但路面百里之遥,若加车运,成本必重,此时不得不予筹运道,以备明春运煤之路,是挑河所以不容缓者。……开河一道,取名煤河,由芦台向东北直抵丰润之胥各庄,再由该庄之东北筑快车路一条,直抵煤场”。为适应运煤需要,胥各庄辟有港湾,附设适于煤、石装卸作业的栈桥式码头。在筹划开挖煤河时,因胥各庄至唐山一段地势逐渐升高,不能开河,便与煤河先后动工修建了一条长11千米的“快车路”,即中国第一条标准轨距铁路“唐胥铁路”。
  铁路通车以后,驳船从胥各庄码头装煤,直达阎庄入蓟运河,顺流而下至北塘。由此,一部分走海上到塘沽,供应驻威海、烟台的北洋海军舰船;一部分则溯金钟河抵达天津市内,供机器局制造枪炮子弹及民用。1884年以后,开滦煤己远销到上海、香港等地和国外。光绪九年(公元1883)开平煤矿年产煤24.14万吨,煤河水运量高达30余万吨,这里,开创了中国近代运输史上首次铁路、水路联运的先河。1884627日的《捷报》上载有一篇游记——《开平记行》,文中记有:……水涨时可以看到运河内外有很多船只、汽机,托船把空的煤船拖到北塘,等候返回矿区,满载的煤船则向天津进发……河上往来船只很多,除了矿务局的船只外,河上还有许多民船载着煤炭、石灰、陶器……运河的北头老胥各庄,是中国最有趣的地点之一。随着煤河水运事业的兴旺发达,胥各庄由一个萧瑟的荒村变成繁华的水陆码头。光绪十七年《丰润县志》记载:……商艘客舰,樯密如林,来往洋轮疾于奔马,而起浚之处名曰“河头”,方园数十亩,波水澄清,两岸洋楼花坞目不暇赏,稍西桥旁,列肆鳞比,人烟凑集,居然一水陆埠头也。
  据史料记载,清政府开挖煤河,修筑铁路之初,一位张姓公爷,奉旨在胥各庄下塌监工,官府特地为他建造了一座具有田园风格的别墅式花园,并接待朝廷派来的视察大吏。护园河上建有吊桥,与外界隔绝,煤河投入运用后,这里逐渐成为外国人的度假寓所,美国矿业技师,以后成为美国第31届总统的胡佛就曾在这个花园住过。清光绪二十年(1898)北戴河开放后,河头花园逐渐寥落,建筑拆毁变卖。新中国成立后,这里成为胥各庄镇铁南村的一条花园街。
  煤河挖成以后,曾每隔5千米左右建一木石结构桥梁,这在清末文人张焘的《律门杂记》中记载颇详:“开平煤河,起建十桥,均由督办唐景星观察酌定。每隔十里建筑一座,禀由李傅相(即李鸿章)赐以嘉名,附近居人皆欢喜无量。第一桥名利涉,在芦台至宁河大道;二曰通津,在裴庄子;三曰济众,在大田庄;四曰拱辰,在赵鸡翎庄;五曰咏康,在唐坊;六曰履泰,在泰来号;七曰望丰,在侉子庄;八曰汇通,在胥各庄;九曰阜民,在王家河;十曰庆成,在唐山煤井南。”其实这十座桥的老称当时并不为人们所知,人们一直习惯按桥的次序呼名,如把“咏康”称作“五道桥”,把“望丰”称“七道桥”。因煤河未能挖至唐山,原计划于王家河和唐山煤井南的那两座桥并未建成。
  1888年,唐胥铁路延伸到天津,煤炭水运量逐渐减少,但其它货船仍然络绎不绝。东北的粮食,唐山的水果、板栗,开平的陶器,丰南的猪鬃、食盐、白菜等都靠煤河运往天津,而外地的货物也源源不断涌入河头,河头成为当时远近闻名的商品集散地。据老年人回忆,在民国时期,等待装船和卸货船只仍然常常排到胥各庄以西的兰高庄附近,装完货的船只无法离港,往往由“水警”在前面开路,手拿长鞭左右挥舞打开一条通路。建国初期,每日进出船只尚达60多对。1950年,芦台航运站在胥各庄设置了“河头航运小组”,专办煤河水运事宜。1953年以后,随着铁路、公路发展,煤河水运船只减少,1954年“河头航运小组”撤销,活跃了70多年的煤河水运结束了历史使命。
  煤河虽是一条水运河流,但到汛期仍需承泄沥水。由于煤河挖成底宽不足20米,而上靠引进潮水行船,海潮挟沙淤积很快,雨水稍大便漫岸而流。据史料记载,煤河自投入运用以后,开平矿务局每年都收一笔“养河费”专门用于煤河修浚,以保证水运和汛期排水畅通。1883年至1902年间,开平矿务局曾先后五次投资15.98万两白银,疏浚、加固煤河。以后因运煤量减少以及维修费用较高等多种原因,煤河维修渐渐放松。查民国三十五年(1946)档案,其中一篇《河北省第四行政督察专员保安司令公署为浚修煤河以利水运并请派员勘验督导》公文记述,每年下拔的修浚费用,“皆辗转苞苴被包工及主持者所干涉,收效甚微。”到了1942年开滦被日寇军管以后,“纵此等敷衍了事之修浚工程亦置而不办。”当时国民党第四行署恐“具百年历史之煤河将弃于无形”,19462月向河北省政府呈报了修浚计划大纲。但因当时国民党政府忙于内战,未能实施。1949年大水,煤河多处漫溢、决口,北堤于家泊一处决口宽达27米,给群众造成严重损失。
  时至建国初期,丰南境内京山铁路以西一直没有排水出路,胥各庄东部有一条天然小河,名为王家河,窄小弯曲,没有堤埝。光绪十七年《丰润县志》记载:“王家河源出滦州新城子,至蛮子坨入县境,会板桥河归油葫芦泊。”当时唐山飞机场以北的丰润县夏屋及唐山市西部宋学辛庄一带沥水、污水都汇入青龙河后辗转归入王家河,汇水面积近百平方千米,王家河难以承泄。1954年唐山专署水利局负责设计并组织实施了“飞机场排水工程”,按十年一遇的标准治理了青龙河、王家河,把王家河改由京山铁路68号桥入煤河。从此,青龙河、王家河、煤河上下连通,成为一条河道,排水流量达到52立方米/秒。这次治理后,解决了唐山市西部及飞机场排水出路,但增加了煤河排水量,加重了沿岸沥涝。1960年,丰南西部挖成津唐运河后,才彻底消除了煤河泛滥。
  1965年春季,煤河下游被汉沽农场占用堵塞不能排水,从京山铁路二庄东站向西开挖了长2.65千米的“引煤入运”河道,从此煤河改道汇入津唐运河。此后,煤河缩短25千米。现青龙河、王家河、煤河全长为30千米,流域面积105平方千米,其中王家河、煤河长15千米,流域面积18平方千米。除汛期负责承泄洪沥水外,还要常年承泄流域内工业废水和生活污水,年承泄量2505.6立方米,为沿岸农田提供了污水灌溉的有利条件。
  1970年和1979年,先后在京山铁路二庄站附近为煤河右岸、左岸建成扬水站3座,机排能力11.6立方米/秒,设计排水面积4500公顷,灌溉面积930.3公顷。1976年地震造成兰高庄以下5.5千米堤埝沉陷,1980年修复。引滦入唐工程通水后,根据开辟津唐运河分灌区需要,于1987年兴建引水流量10立方米/秒的引陡入运工程。从陡河灌区总干渠望马泊首闸引水,至小翟庄村北入王家河。
  煤河的污染始于上个世纪60年代,主要污染源是唐山的工业污水,唐山市区有200多个工矿企业的污水通过落草河排入煤河,80年代初每年排入煤河的污水达400万吨,到了90年代就达4500万吨。另一污染源就是丰南区上个世纪的80年代初丰南工业迅速发展,尤其是到了90年代丰南经济跨越式发展,兴建了大批乡镇企业,向煤河排入污水的企业多达50余家,年排污水由800万吨上升到90年代末的1.5万吨。这些污水含有毒、有害物质达10多种。竟到鱼虾绝迹、蛙声无闻。科学界早已发出警告,青蛙是生态天平上的一颗特重砝码。青蛙的消灭将导致人类的灭亡!
  因煤河的穿越,胥各庄早已不堪污染之害,因此,治理煤河的呼声不断高涨。丰南区党委、政府深感责任重大,于20023月痛下决心治理煤河。消息传出,全区人民奔走相告,无不为此欢呼雀跃,无不为之惊喜万分。全区上下协调联动,采取财政投资和发动全区人民捐款,以及集体、民营企业集资的多元化投资办法,筹资4759.7万元,其中民间集资达3000万元。对城区京山铁路以下长2660米的煤河进行综合治理,至20056月全部完成。整个工程包括丰南城区段污水还清、建设两岸带状公园,对河道清淤及河坡衬砌、建闸蓄水、安装护栏等多项建设项目使煤河旧貌换新颜。尤其是实现城区污水还清采取污水分流,新打水源机井专用蓄入城区河道以及修建污水处理厂等措施,实现城区河道彻底还清。煤河己经变成了丰南城区一条靓丽的风景线,成为人们游览休闲的美好场所。
  煤河曾是中国近代经济发展史上的功臣,而现在她仍然焕发着新的活力和生机。